博客网 >

青岛的早晨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青岛的早晨(之一)

发表于: 2005-04-18 10:20:48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89131&viewmode=1&board_id=41&rn=8

曾经等候过岛城最遥远的早晨
从晚上六点到早晨六点
二00三年的冬至
黑夜最长
白昼最短
从夜幕降临时就开始等候天亮
眼看着窗外一盏盏灯熄灭了
没有月亮的夜晚
格外漫长
用铅笔在A3的大白纸上一遍一遍地抄写<兰亭集序>
清楚地听到教堂的钟敲了三下
又敲了一下
和衣躺在床上
暖气热得燥人
把窗开了一个小缝
寒风就扁着身子钻进来
漫长的夜
要走到时间的尽头
凌晨五点
邻家的灯亮了一下
又灭了
窗户上映着一个披衣起坐的女人身影
电视机蓝色的眼睛一闪一闪地安慰着孤单的女人
她的老公去年才过世
人已去
天正寒
漫漫长夜
如何消磨
漆黑的夜色渐淡
墙壁上映了清白的光
桌椅的轮廓也渐分明
窗外银杏树上的喜鹊窝里喳的一声
又没了动静
想是早起的喜鹊妈妈探头看看天
太阳还没出来呢
抖抖翅膀上的霜
把头弯回温暖的羽毛里
又睡了一个回笼觉
猫在脚底高一声低一声打着呼噜
独醒的滋味
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好在天快亮了
窗外传来了响亮的咳嗽声
长夜里听到的第一个人声
让人感到格外亲切
然后是哗啦哗啦苕帚扫大街的声音
喜鹊一家起床了
叽叽喳喳地商量飞去哪里吃早点
揉揉酸涩的双眼
伸一伸在床上躺麻木了的筋骨
天终于亮了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青岛的早晨(之二)

发表于: 2005-04-18 10:31:36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89182&viewmode=1&board_id=41&rn=4

世间最美好的事
是一夜好睡
一睁眼
天就大亮了
不愿起得太早
就懒在床上等着听起床哨
信号山下面
有一个兵营
每天早晨差一刻六点准时吹起床哨
六点钟
男兵女兵们集合出操
每天早晨都听着那个粗犷果决的男声在喊号令--
稍息
立正
向右看齐
一二 一二 一二 一二
一 二 三 四
一二三四
男声雄壮
女声清脆
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夜晚的困倦一扫而光
翻身跃起床来
新的一天
要像一个战士一样去面对


青岛的早晨(之三)

发表于: 2005-04-18 10:54:01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89287&viewmode=1&board_id=41&rn=11

一天中最早听到的声音
是一路汽车从江苏路大坡飞奔而下的隆隆声
每天早晨四点半
第一辆早班车
多少年了
一路环行车的路线没变过
从四方嘉定路经过小村庄
冲下江苏路大坡
拐进湖北路总站
停在老舍公园身边
单层的铁皮车
木坐椅
上车一元
五冬六夏都是如此
没有空调没有暖气
奔波在这条环行路上的
是岛城最普通的上班族
常常猜度
是谁每天早晨三点钟起床
赶去公交公司
做好出车的准备工作
在太阳出来之前
就开始了一天的辛劳
一路上又是哪些人每天站在凌晨清冷的风中翘首企盼早班车的到来
是些工人吗?
是些学生吗?
一直有一个想法
哪天早晨早起等一辆早班车
跟着她巡行岛城晨梦中的街道
向她的司机道一声辛苦
感谢他(她)在那些无眠的夜晚给人盼望
比太阳起得早的人
想法最终还是想法
不是无法实施
只是觉得凌晨四点半站在大街上等车有点太虐待自己了
早班车每天早晨四点半从江苏路大坡飞奔而下
年年如此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天天如此

青岛的早晨(四)

发表于: 2005-04-19 10:10:42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93355&viewmode=1&board_id=41&rn=14

青岛的早晨属于哪些最卑微的劳动者
楼下有一个早点摊位
一间活动小屋
卖些面包、茶蛋、火腿肠、汤圆、馄饨
卖早点的大哥每天早晨四点钟上货
五点钟出摊
风雨无阻
在冬天最冷的日子
不情愿地从暖气房里爬起床来
走到院子里
寒风袭来
连打几个喷嚏
卖早点的大哥把所有能穿的衣服都裹在身上
整个人像个豆包
打个招呼
问声早安就匆匆跑开了
天实在太冷
稍站一会儿就会冻成冰棍
卖早点的大哥要在那个四面透风的小屋里呆到十点钟
有天晨炼回来的时候
看见大哥在一毛钱一毛钱地点那些卖早点收来的零票
脸上是很满足的表情
天暖和了
今早出门时大哥穿了一件黑色休闲西装
里面是一件青色衬衫
很帅的一个男人
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一个男人
选择出摊卖早点
一毛钱一毛钱地为家人谋生计
他选择忍受寒冷
选择放弃虚荣
恐怕在生活中更多的时间里
他无从选择
在岛城清冷的早晨
我一再想起一句话--
生活是强大的

青岛的早晨(五)

发表于: 2005-04-19 10:37:18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93477&viewmode=1&board_id=41&rn=16

清晨最感亲切的声音
是那唰啦唰啦扫大街的声音
那些有节奏的扫地声
好像是一部宏大交响乐的序曲
那声音提醒人们
一天辛苦的劳作就要开始
在那些无眠的早晨
扫街的声音从江苏路大坡的上面由远而近地来到窗下
又由近而远地赶着一地落叶
跳着舞向海滩那边去了
抡着大扫帚扫街的
多半是些女人
冬天岛城的早晨
冷而多风
那些女人们身穿鲜亮的黄马甲
想是为了马路上往来车辆便于避让
头上裹着白头巾
有天早晨出门
天阴沉沉的
风很大
满地落叶和女人们手中的大扫帚玩着恶作剧
迎面吹来的灰尘让人掩面不及
那个挥着扫帚与不听话的落叶和灰尘作战的女人带着歉意向我抬头一笑
我看见从那裹得严严实实的白头巾后面露出姣好的面容
很精致地画了眉眼
涂了口红
我就想这女人如何每天清晨悄悄起身
为了不惊醒熟睡的丈夫和孩子
蹑手蹑脚地走到梳妆台前
将台灯拧到最暗
在黎明前青白的天光中对镜梳妆
她独自揣摸着“画眉深浅入时无”
回头看看床上像孩子一样熟睡
发出浅浅鼾声的男人
唇边有没有露出少女般羞涩的微笑
颊上有没有飞起新婚时的桃红
行走在岛城早晨清冷的空气里
我一再想起一句话--
生活是强大的


青岛的早晨(六)

发表于: 2005-04-19 11:06:02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93621&viewmode=1&board_id=41&rn=10

与早晨的面包和牛奶一样新鲜的
是每天的报纸
卖报纸的男人和女人们
像些勤劳的蚂蚁
驭着那些散发着油墨香的新闻纸
在清冷的风中等候着那一只只有闲的手
用四毛钱或五毛钱买去一叠叠字纸
好在手捧一杯清茶不耐烦地等着中饭的上午
杀死那些无聊的时间
我报馆的朋友们
要到九点钟之后才上班
网上的口水战和酒吧的聚会耗去他们过多的精力
在早晨这个时间
他们还可能宿酒未醒
他们最卑微的雇员们
正守在岛城大街小巷的一个个报摊前面
用最响亮的声音和最充沛的热情叫卖着他们手中的报纸
为了四毛钱或五毛钱
那个守在医院门口的大姐
每天早晨都热情地招呼我
哪天的报纸上又登出我写的字了
她都会特意为我多留出一份
对于我的那些稚嫩文字
她总是不吝赞美
也许她并不懂得很多
但她可能有一个简单的评判标准--
能上报纸
总归是不简单的
面对她的夸奖
我每每感到脸红
她有一把遮阳伞
夏避雨来冬挡雪
每天早晨的问候
不过是
今天真冷啊
是啊
冷啊
迎春花开了
天暖和了
远远地冲大姐挥挥手
她也高高扬着手向我招呼
她笑着
笑得像春花那样灿烂
我祈祷
祈祷地球忘记了转动
四季少了夏秋冬
在岛城清冷的早晨
我一再想起一句话--
生活是强大的

青岛的早晨(七)

发表于: 2005-04-24 15:17:10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914355&viewmode=1&board_id=41&rn=15

在寒冷的冬天的早晨
喝一碗热甜沫或热豆浆
吃一根刚炸出锅的热油条
就着一小碟萝卜丝咸菜
可以驱走寒气
一顿温暖饱足的早餐
可以带来一整天的好心情
沂水路上
有一家小食店
每天的早点卖得很火
不过是炸油条、炸馅饼、热甜沫、豆浆、小米粥、茶叶蛋、萝卜丝咸菜
门口却天天排起长队
卖早点的是几个南方人
像是一对夫妻带着个女儿
另外还有一个本地的小伙子做帮手
揉面坯的男人不到五十岁
一身白工作服
在油渍渍的环境中仍显得干净
去得久了
一进门
他便招呼女孩子--
一碗小米粥、一根热油条、一碟小咸菜
还不忘记在装油条的小筐里装进几张餐巾纸
作事精明爽利
有一天听他们用乡音交谈
问他们从哪里来
他们说是南京人
这么一说
让我顿时想念石头城里的咸水鸭和五香大蚕豆
南方人做北方小吃
都比北方人自己做得地道
喝粥的碗
是粗瓷蓝边大海碗
和一帮早起扫街的清洁工、赶去上早自习的学生、派出所出早班的警察坐在一起
捧着大海碗吸溜吸溜地喝粥
很香甜很踏实的生活滋味
有天早晨
碰巧与基督教堂的守门人坐在一张桌上用早餐
看着他很虔敬地冲着一碗小米粥谢饭
就想起凡高画的那张<吃土豆的农人>
还有一天早晨
小食店里进来两个女孩子
要了两碗豆浆
两个茶叶蛋
也顾不得烫口
就稀里哗啦地吃起来
说话间听出来是医学院的实习生
毫不客气地评说她们的带教老师--
那家伙真叫“变态”
明明八点钟上班
他七点半就来了
而且坐在办公室里“逮人”
谁迟到一分钟
就扣他的实习分数
他准是受剌激了
听说他对象都要跟他离婚了
坐在一边
听着小女生气火火的对话
心中暗笑
那个“变态”的家伙我认识
他是受剌激了
他没竞选上科主任
小食店里的一家人一直忙到腊月二十八
他们说今年不回老家过年了
正月初八就开门营业
春天到了
天暖和了
早晨不再需要一碗热粥祛寒了
每天早晨路过小食店的时候
门口依然排着长队
心里就感到温暖
一粥一饭
慢慢生活
世间最美好的生活

青岛的早晨(八)

发表于: 2005-04-25 11:31:00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917090&viewmode=1&board_id=41&rn=6

沂水路九号
原德国海军营部大楼院内
清早
挤满了赶早市的人
在赶早的人群中
老头老太太居多
再就是中年的女人
手里牵一条小狗
间或能看到几个身穿运动装的中年男人
早起的男人
脸色舒朗
不带一点宿酒的痕迹
绿的黄瓜
红的柿子椒
紫的茄子
还有土豆、地瓜、南瓜、桔子、生菜、胡萝卜、大葱
都挤挤挨挨地堆在地上
空气中满是菜果的清香
手揉的流亭大馒头
又圆又大
两斤一个
远远就闻到新麦的香味
金黄的麦地
健康的麦子
雪白的面粉
在女人手下揉成一个个浑圆的面坯
放进蒸笼里
馒头房里蒸腾着一团团温暖香甜的热气
取出蒸熟的馒头
放在案板上等着凉透
就装进袋子里
运到市场上
雪白的大馒头堆成小山一样高
叫卖的大嫂脸上的皱纹像菊花开放--
快来尝尝喽
新蒸的流亭大馒头
又香又甜哎
大馒头凉着吃最香
切馒头的刀要用热水烫过
这样切的馒头不掉渣
咬一口
新鲜麦子的滋味在嘴里越嚼越香
让我想起朋友写的一句话--
手里握着粮食的感觉很温暖
粮食
从土地生长出来
滋养我们生命的粮食
每个春节
最灵巧的女人蒸出的今年第一锅馒头
要送到天后宫的玛祖像前上供
祈愿来年的生活丰足
春天到了
春菜上市了
清明之前的小春葱
辛辣的滋味直冲脑门
还有头茬的水萝卜
红晶晶水灵灵的
肥厚的萝卜樱子可以包包子
春天的滋味
万物生发的滋味
清香、清甜、清纯、清冽
还带着辛辣和苦涩
像冲动迷茫的青春
说起苦涩
春天是要吃苦菜的
卖苦菜的村姑把苦菜一扎扎绑好
小小一扎要一块钱
问她--
怎么这么贵呢?
她拿起一扎
指给我看那肥白的长根--
妹妹你看看
几年的苦菜才能长这么长的根
现在
大田里都不长苦菜了
一年耕一次田
根都长不住
这些都是自家后院里长了好几年的
一点化肥都没施
回去蘸酱吃
可去火哩
苦菜的滋味让我想念土地
城市人想念土地是很奢侈的事
在平滑的水泥地面下
土地无法呼吸
接触不到泥土的人
像无根的树
生活得支离、飘摇、动荡
城市的浮华与骄横
在土地的宽容与朴实面前
显得渺小而虚妄
那天早晨
在早市买了头茬的茴香、韭菜、矮墩墩肥壮壮的小香菜
回家去包茴香馅饺子
还可以打个香菜西红柿鸡蛋汤


<< 青岛的早晨 / 关于奥基弗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okeeff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