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里的鸡毛蒜皮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春天里的鸡毛蒜皮发表于: 2005-05-18 18:49:21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2001313&viewmode=1&board_id=41&rn=16[1]伤春悲秋是一些人的敏感 对于日日上班劳作的普通人来说 即便是窗外春风明媚 从起床 就有忙不完的烦心事 孩子七点半上幼儿园 差一刻七点还懒着不起床 丈夫在卫生间里嚷嚷找不到他的剃须刀了 婆婆又在客厅吆喝 小祖宗们 刚买回来的油条豆浆要凉啦 出了门 出租车辗碎杨花满地 头也不抬地上了车 却见司机黑着脸直打哈欠 没看后面堵了多少车了吗 还没点眼力架硬往上挤 坐在后座上的孩子哇地哭了 妈妈 不上幼儿园 妈妈 就不上幼儿园嘛 好不容易把孩子哄进幼儿园大门 急赶慢赶到了单位 却比天天赶早的副科长晚了半步 都是女同志 谁早一步 谁晚一步 谁扫地 谁打水 那都是学问 晚了 今天晚了 看着窗外紫藤花招蜂引蝶闹得
从医小记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从医小记发表于: 2005-04-06 16:54:36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44239&viewmode=1&board_id=41&rn=13[1]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最出名的医院也像个杂乱的农贸市场。 那时心子是个实习生。 实习生的任务之一是在早班之前为病房的病人抽血。如果遇上身材适中,血管明显的病人还好说。如果碰到身体胖大,皮下脂肪厚实的病人,那可要让人出一身冷汗了。在这种情况下,把眼前这具胖大的躯体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件不可思义的事,在病人家属敌视警觉的监视下,狠下心去,能不能一针见血只有上帝保佑了。 儿科病房早采血的情景令人心碎。那些还不会说话的娃娃们仿佛有预感,听到走廊里护士的脚步声便齐声放声大哭,给娃娃们扎头皮针简直就是给那些小天使上酷刑。无助的母亲泪里噙着泪水,拍抚着孩子说,“好乖乖,就好了,就
夜班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夜班(之一)发表于: 2005-03-31 20:07:18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23082&viewmode=1&board_id=41&rn=57[1]医院的夜班是与死神对峙的时候。 外科急诊室,上半夜,令人不安的安静。 来苏水味,妆容精致,神态冷漠的护士,脱了漆的白木方凳和办公桌,让人恹恹欲睡。 这时便仿佛听到死神霍霍磨刀的声音,死神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挥舞镰刀,在生命的血田中收割成熟的籽实。深夜的宁静让人警醒。 凌晨两点,瞌睡虫袭来。 救护车尖锐的鸣叫撕裂了夜的宁静,车顶的红灯像鲜红的血色冲破了漆黑的夜幕。走廊里响起了杂沓纷乱的脚步声--快,快,快,大夫在哪儿。失了章法的人的叫喊声越来越近。 心子像弹簧一样从值班室的椅子上蹦起来。门被寒风冲开,神色焦灼满身尘土的人们抬着担架,担架上血肉模糊的身体发出微弱的呻
试论“主流文化”与“亚文化”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试论“主流文化”与“亚文化”(之一)发表于: 2005-04-21 16:57:49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904201&viewmode=1&board_id=41&rn=12[1]近来<在路上--青岛亚文化现象面面观>一文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关注,笔者也多次拜读此文,并深为作者的才情所折服。同时,这篇文章也引发了笔者更深一层的思考。能让人深思的文章是好文章。在此,愿将自己的想法与朋友们分享,如有不当之处,还望作者和朋友们见谅。 首先,什么是“亚文化”?几天前亦有朋友“弱弱地问了一声”。 作者大声回答说“亚文化(次文化)是相对于健康的主流、大众、超稳定的生活和文化而言的年轻的、激情的、直接的、真诚的一股力量”。 那么笔者要问: 什么是健康? 什么是主流? 什么是超稳定? 什么是年轻? 什么是激情? 什么是直接? 什么是力量?
青岛的早晨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青岛的早晨(之一)发表于: 2005-04-18 10:20:48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89131&viewmode=1&board_id=41&rn=8[1]曾经等候过岛城最遥远的早晨 从晚上六点到早晨六点 二00三年的冬至 黑夜最长 白昼最短 从夜幕降临时就开始等候天亮 眼看着窗外一盏盏灯熄灭了 没有月亮的夜晚 格外漫长 用铅笔在A3的大白纸上一遍一遍地抄写<兰亭集序> 清楚地听到教堂的钟敲了三下 又敲了一下 和衣躺在床上 暖气热得燥人 把窗开了一个小缝 寒风就扁着身子钻进来 漫长的夜 要走到时间的尽头 凌晨五点 邻家的灯亮了一下 又灭了 窗户上映着一个披衣起坐的女人身影 电视机蓝色的眼睛一闪一闪地安慰着孤单的女人 她的老公去年才过世 人已去 天正寒 漫漫长夜 如何消磨 漆黑的夜色渐淡 墙壁上映了清白的光 桌椅的轮廓也渐分明 窗外银杏树上的喜鹊窝
青岛的早晨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青岛的早晨(之一)发表于: 2005-04-18 10:20:48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89131&viewmode=1&board_id=41&rn=8[1]曾经等候过岛城最遥远的早晨 从晚上六点到早晨六点 二00三年的冬至 黑夜最长 白昼最短 从夜幕降临时就开始等候天亮 眼看着窗外一盏盏灯熄灭了 没有月亮的夜晚 格外漫长 用铅笔在A3的大白纸上一遍一遍地抄写<兰亭集序> 清楚地听到教堂的钟敲了三下 又敲了一下 和衣躺在床上 暖气热得燥人 把窗开了一个小缝 寒风就扁着身子钻进来 漫长的夜 要走到时间的尽头 凌晨五点 邻家的灯亮了一下 又灭了 窗户上映着一个披衣起坐的女人身影 电视机蓝色的眼睛一闪一闪地安慰着孤单的女人 她的老公去年才过世 人已去 天正寒 漫漫长夜 如何消磨 漆黑的夜色渐淡 墙壁上映了清白的光 桌椅的轮廓也渐分明 窗外银杏树上的喜鹊窝
关于奥基弗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关于奥基弗发表于: 2005-04-16 17:21:11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83974&viewmode=1&board_id=41&rn=59[1](image)screen.width-350) {this.width=screen.width-350;} }" />奥基弗是我崇拜的女性 忘记最初是在什么地方认识她的 几年前的一个周末 奔忙了一个星期 独坐在佳士客对面的上岛咖啡 要了一壶柠檬红茶 摸起一本最新的<青年视觉> 随意翻看 封面是一个身穿黑衣头戴黑帽的老女人 岁月风霜在她脸上刻上了深深的印痕 她昂首挺胸 迎风而立 身后是一脉荒原 旷远的目光穿越时空 奥基弗是我所知的最具清醒女性意识的女人 看看她的花朵吧 那些令人目眩的花朵仅仅是花朵吗 在她职业生涯的早期 没有名声 没钱请模特 她就用自己做模特 她的作品在世风开放的美国仍受到大批清教徒的非议 作品得到世人的关注和承认是多年寂寂无闻的艰苦劳作的成果
思念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思念发表于: 2005-04-06 11:43:33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42952&viewmode=1&board_id=41&rn=17[1]思念是一条红丝线 那最远的 也是最近的 那相互的关注 无声的问候 你可能听到 你的忧伤 我并不全然知哓 我的苦痛 你又何曾了解 那最近的 也是最远的 思念是一条红丝线 牵着我的心血 丝丝疼痛 红尘中的相遇 让我们互相抚慰 彼此受伤的心灵 路还长 那最远的 也是最近的 绵绵不绝的牵挂 请 一路走好
天后宫里的银杏树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天后宫里的银杏树发表于: 2005-03-29 15:47:25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13959&viewmode=1&board_id=41&rn=6[1]天后宫里的两棵银杏树,一雄一雌并肩站立了五百年。 二00三年冬天最冷的日子,我曾在天后宫里徘徊多时,抚摸着两棵大树苍老的树干,抬眼望着伸向高空的树枝,猜想着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吊死在后花园里的时候,银杏树分出了哪一脉枝椏。 今年春天,又去探望两棵银杏树。高大的雄树上多了一个喜鹊窝,细细端详,才发现在高大的雄树映衬下,那棵年年果实累累的雌树是那么瘦小枯干,活像个一生多生多育的小脚老太太。雄树繁密的枝干覆在雌树头顶,矮小的雌树年年仰视着自己的夫君。 两年间在这个小院子里发生的故事都收在雌雄两棵银杏树的眼中,他们的身上系满了祈福的红布条,冬日正午的阳光点燃了人们的心
早春的菩提树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早春的菩提树发表于: 2005-03-29 14:34:58 http://club.qingdaonews.com/showAnnounce_old.php?table=050810&topic_id=1813640&viewmode=1&board_id=41&rn=33[1]春天让人心骚动,总觉得在室内呆着是亏欠了自己。 星期天下午,雾,与朋友搭上车在海边漫行,在蒙蒙雾气中,抬眼一看,就到了好时光。 院子里很静,去年的衰草和枯叶掩不住今春刚出土的小草的新绿,菩提树的芽苞像小婴儿一样包裹在青灰色的萼片里。海雾一阵阵涌上来,小房子罩在雾气里,像童话森林里的小木屋。 推开门便是温暖的室内,有音乐,茶香,咖啡香和隔夜的酒香。主人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沉寂数载,今春浮出水面,脸上便带了经风见雨后的清淡,行止也更显洒脱。言语中说起半月后筹办的聚会,主人和客人都有些兴奋。想像那是什么情境,空寂的庭园忽然热闹起来,平日难得一见的各路高朋纷纷亮相,

okeeff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